十九

@念奴娇——庭院深深深几许
这篇拖的实在太久了对不起啊,非常抱歉【土下座】ww( ´艸`)
是恶魔杰克和凡人佣兵。
杰克又带歪了奈布的思想【。】
其实最后那个结局意思就是奈布接受杰克的追求。

是位小天使的点文【因为考试拖了很久……】 @浅ゝ
现代师生设定【头一次写师生,小天使和各位看官多担待ww( ´艸`)】
       奈布•萨贝达,严重偏科。体育成绩好得简直能进国家队,学习成绩却是一落千丈【大概是考试爆发型】,杰克曾无数次想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最后却都以失败告终。
        杰克,英语教师,以绅士的形象,模特的身高长相和纯正的英语口音征服了几乎全校的雌性生物。他的课总是会爆满,来听的女生一批接着一批天天都不一样。
这样的感觉↑
感谢评论红心和小蓝手,比心!

OOC我的,他们是对方的!
【被复联虐得肝疼,这个小甜饼可能不咋好吃,对不起ww( ´艸`),紧赶慢赶对不起(ó﹏ò。)】
微医园,当友情向看也行,cp向看也行。

点梗【杰佣】占tag致歉

那什么,各位观众老爷,我有的时候灵感不太够,欢迎各位来点梗,写的话随缘,交稿可能会很快也可能会很慢,梗是随机写的【学生党,快考试了,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睡前时间可以写】【土下座】
PS:车车没有的ww( ´艸`)【极度害怕OOC患者,不敢上路】
好的好的没屁放了,评论见ww( ´艸`),各位晚安【比心】
希望别是零评……如果有点梗,感谢您喜欢我的文笔!!!

大半夜发文《迷失》【短文搞什么题目】,屠化奈布了解一下。P1~P5是文,P6~P7是红教堂的抱抱!【截图时机很准,nice。】
【这篇文大概是因为上次帮队友撑了三个密码机,他们满血状态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修机却不来救我(我不怪队友真的),加上好多人都说小奈布不好,所以有感而发】
※有夸大,并没有特指哪个人※【毕竟没人会像我写得那么过分吧……】

P1~P7更文,P8是躲监管者的时候发现的正在装蘑菇的小奈布,P9是我抱到的小奈布【哦,小甜心仗着我不打他在我眼皮子底下救人,最后别人都跑了剩他一个人,我就追啊,他在我的注视下跳地窖了,很皮,真的。但我还是开心ヽ(○^㉨^)ノ♪】
我更新了!【拖得有点久……(土下座)】【依旧是搞不懂老福特的敏感词???】
※※这里的监管者翻窗请勿脑补真实游戏中的翻窗(被朋友发现这个翻窗超毁气氛的,我自己也都不厚道的笑了,杰克那么绅士翻窗却【笑成傻子】),监管者的红光在游戏外不存在※※
引号里的括号里写的是内心戏。
庄园主出没,性别不明,Ta很开明的。并且跟监管者处的很好,大家关系非常融洽,监管者也很听Ta的话。
※开头一段可能有点沙雕?原谅我,我想写欢脱(沙雕)日常文了※
这个还有后续,是正了八经的告白。【庄园主:把整个红教堂搬给他们!求生者和监管者们躁起来!】
※半夜写的,错字语病什么的请包涵【乖巧】※
如果看名字认不出角色的话看这里:奈布—佣兵|艾米丽—医生|艾玛—园丁|克利切—慈善家|弗兰迪—律师|裘克—小丑|里奥—厂长|瓦尔莱塔—蜘蛛

P1~P7是上一篇的后续P8是美图秀秀搞得结婚照【啥】【我不懂我的敏感词在哪(。•́︿•̀。)】
可能会写成连载吧,我随缘【你这个咸鱼拽什么!】【小声:还是会努力写成连载,至少他俩得在一起。】

设定:只要板窗互动被打断就会触发恐惧震慑,哪怕不是攻击【如果觉得布星的话和我说一声,我看情况改ww( ´艸`)】
游戏结束后不会出现预警心跳,求生者和监管者都有各自的宿舍楼。【其他后期写的时候会补充】后期可能会出现庄园主,但你们信我我的庄园主人还是不错滴【游戏还是要继续的,其他你们干啥都OK】←这种。

如果看名字认不出角色的话请看这里:奈布—佣兵|艾米丽—医生|艾玛—园丁|克利切—慈善家|弗兰迪—律师

其他角色后期会登场,如果等不及评论里和我说也可以!!!
梗也可以和我说!!!【不是100%一定会写,这个随缘】
引号外的话是想说但是没说出口的话【大概是我的写文习惯】
有什么意见可以提【但我不一定会100%接受。】

是杰佣的小甜饼!【求轻喷】

       “是杰克!”
  奈布和艾米丽躲在墙的后面瞥到了正追着克利切跑的杰克。
  “奈布先生,你说我们该怎么……奈布先生?”
  “嗯?不好意思,是我走神了,艾米丽小姐请继续说。”
  “监管者是杰克,等下我和艾玛……”
  奈布听艾米丽说着,心思却在杰克身上。
  他第一次遇到杰克的时候,杰克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他当时很紧张,想着,如果杰克要是过来他就用钢铁护腕跑,但是杰克并没有追他而是转身去抓蹲在一旁的弗兰迪。
  那时他就很奇怪,杰克明明看见他了却根本不去追他。那一局游戏杰克只放走了自己。
  而后来几局只要当班的是杰克他都会莫名其妙的成为最后一个求生者然后安然逃脱。
  “……那么,可以吗?奈布先生?”
  “嗯?嗯,好的,你们去破译密码,我去引开他。”
  奈布起身去找杰克了,现在他应该正守在克利切旁边等人来救他。
  果然杰克正守在狂欢之椅的旁边,奈布正想着怎么去引来他时,杰克却离开了。奈布迅速地跑到克利切旁边,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
  “谢谢你了,佣兵先生。”
  克利切急忙去找艾米丽去回血了。而奈布站在原地看着狂欢之椅。
  “你在这,对吧。”
  突然杰克出现在了奈布面前,他正倚着狂欢之椅看着奈布。
  “well,well,我们的小佣兵很敏锐嘛。”
  奈布看不到杰克的表情,但他知道这个人现在一定是笑着的。
  “你叫杰克是吧。”
  “是的。不过……小佣兵不跑吗?”
  杰克靠近奈布,奈布站在那里看着他,丝毫没有惧意。
  “当然不。我还有事想要问你。”
  这时传来了密码机破译完成的声音。
  “哎呀,你的同伴们已经解开3个密码了。我怎么说也是监管者,还是要尽职的,那么,小佣兵我失陪一下。”
  “喂!等等!”
  杰克隐去了身形,奈布还没来得及反应杰克就已经去抓捕他的队友了。
  奈布急忙跑起来去找他的队友。耳边传来队友被击中时发出的悲鸣。
  该死,这个杰克效率怎么这么高……
  艾米丽已经被挂在气球上,艾玛则是在椅子上,克利切马上就要被送回庄园了。
  奈布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克利切那里把他从椅子上放下来,然后又去放艾玛,最后找到正绑人的杰克。
  “奈布先生!快走!”
  艾米丽朝着奈布大喊,奈布看了一眼杰克,不动声色的对他做了个手势,要杰克跟着他走。
  杰克很配合地跟着奈布走了。艾米丽被放了下来,她的心跳渐渐正常了下来。
  “奈布先生…没事吧…”
  “那么,小奈布是想要和我说什么吗?”
  “我要和你做个交易。”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呢?”
  “就凭你现在没有打晕我。”
  杰克轻笑。
  “好吧,我不会拒绝你的,小奈布。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杀一放三。你不是对我感兴趣吗?那我这次就留下来。”
  杰克先是一愣,随后看着奈布勾起了嘴角。
  “成交。”
  奈布转身回去救艾米丽,这时密码已经被全部破译。
  “奈布先生我们快走吧。”
  “你们先走,我去帮你们拖延时间。”
  “可是……”
  “没关系,快走吧。”
  艾米丽跑到大门前,还在担心杰克会不会突然现身,但是一直到大门解密码杰克都没有出现,艾米丽和艾玛扶着克利切走到门口,奈布却还是没有跟上来。
  “艾米丽小姐不要担心了,奈布先生很厉害的。”
  艾玛安慰艾米丽,三人一起逃出了大门。奈布躲在树后看着他们跑了出去。
  “小奈布真是诚信,明明可以跟他们一起跑的。”杰克出现在奈布身后。
  “杰克,你到底为什么对我不一样。”
  “这个嘛……大概是……我感受到了心跳。”
  “监管者也有心跳?”
  奈布有些不屑。杰克单膝跪地,抓住了奈布的手,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
  “你要干什么?!”
  “你可以自己感受一下,它跳得很快。”
  奈布感到掌心下跳动的心脏,正如杰克说的,很快。就像是当他靠近监管者时的心跳一样,但是又有哪里不一样。
  “唉……看来我们的佣兵先生还是不太明白呢。”
  杰克摇了摇头,伸手摘下了面具。
  奈布曾以为那张面具下会是张可怖的脸,丑陋、令人作呕。可实际上杰克的脸出乎他意料的好看。
  这人长得好英俊……
  奈布这样想到,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怎么会觉得一个监管者好看。
  就在奈布愣神的时候,杰克的脸靠得越来越紧。
  “!”
  杰克吻上了奈布的唇,很轻。奈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连要推开杰克都忘了。杰克对于奈布不反抗的顺从行为感到很愉悦。
  而奈布则是“沉浸”在这个吻里久久不能缓过劲来。
  “你、你……”
  杰克看着奈布慌乱的样子很是满意。奈布脸红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杰克一把抱起奈布。奈布不安分地开始挣扎。
  “你放开我!”
  杰克低下头亲了一下奈布的额头。
  “不行哦,这是我们的交易。”
  奈布又一次因为害羞忘记了挣扎。奈布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希望能找到方法逃开。
  “好了,我的小先生,我们到了。”
  杰克把奈布抱到了地窖。
  “什、”
  “小奈布,今天很愉快哦。”
  杰克舔了舔嘴唇。奈布打了个寒战。
  “小奈布要是再不走的话,我不介意把你带到我的房间去。”
  “嘁,谁要去你的房间。”
  奈布跳进了地窖。他在回庄园的路上抑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明明离开了监管者……为什么预警心跳没有停下?
  “那个吻……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喜欢……我吗”
  “回见,我的小先生。”
  杰克和奈布告了别,哼着歌离开了。他抚着自己的嘴唇微笑。
  “小奈布……我期待与你的下一次相遇。”
  
庄园大厅
    
  “奈布先生你回来了!监管者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艾玛十分担心从地窖里回来的奈布。
  “嗯……不用担心。”
  奈布没有多留,径直回了房间。
  “艾米丽小姐你说奈布先生是怎么了?”
  艾米丽看着奈布的背影。一副姨母笑的表情。
  “他大概是被箭射中了。”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奈布先生没关系吗?!等等,我记得杰克没有射击的技能吧?”
  “好了艾玛,他没事。不如说……还不错?”
  艾玛被艾米丽的话绕懵了,不过,医生都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了,对吧?  

一篇安雷

        安雷向,大概是安哥成为了神使,ooc有,写的并不怎么好各位看官见谅ww

        安迷修像往常一样望着夜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喜欢仰望星空。
  “安迷修大人也来看星夜空了吗?”
  “啊,是啊。”
  一个侍者站在安迷修身边。相对于其他神使安迷修要好相处的多。
  “这里的星空很美对吧?”
  “是啊,很美。就像他的眼睛。”
  “他?可以告诉我他是谁吗?”
  侍者不禁有些好奇。因为他经常看到安迷修仰望星空的样子,他的神情很悲伤,却又深情且温柔。侍者很少看到神使们表现出感情。
  “……他叫雷狮……他有着一双幽紫的眼,里面仿佛装着星辰大海一般。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那双灿若星辰的双眼吸引了。”
  安迷修的声音温柔低咧,眼里流露出了笑意,好像是在回想美好的往事。
  侍者入了迷,静静地听着安迷修叙说。
  “一开始我们的关系并不好,我是骑士,而他是海盗,我叫他恶党,他叫我骑士道混蛋。几乎每次见面我们都会打起来,但我并不好战,会尽量去避免争斗,迫不得已开始争斗也会想办法脱身。不过……他倒是一定要在我身上留下伤口,让我留些血才肯罢休。”
  说到这安迷修轻笑了几下。“我们当时真的是很幼稚啊。对吧?”
  侍者没有说话,因为安迷修的语气更像是在问自己。
  “安迷修大人每次都会和他打架吗?”
  “不是啊,我有的时候也会帮他包扎伤口什么的……其实……他是个很笨拙的人,虽然会去保护自己的弟弟,但却不会爱惜自己。他很优秀,总是那么意气风发,那么自信。是天生的领导者。”
  “安迷修大人这么欣赏他,一定和他成为朋友了吧?”
  “……并没有……我们成为了……恋人,虽然时间很短。”
  安迷修低垂下眼眸。那双碧蓝的眸子暗淡了下来。侍者不再说话,他知道大赛的规则,因为活下来的是安迷修,所以那个人……
  “我很后悔……如果我可以多一些勇气,会不会……改变什么……”
  
        『安迷修……大赛对我来说……结束了……』
  「还没有!你为什要放弃?!你不是总想杀死我吗?那就来啊!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够了!安迷修……帕洛斯、卡米尔、佩利,他们都离开了!只有我一个人了!……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连你也失去啊!安迷修!』
  「……不会的,雷狮。我不会走的,我发誓。我会永远陪着你的,所以,让我们结束这场荒诞的比赛吧。」
  『…………』
  「…………」
  雷狮举起了雷神之锤,安迷修持起了双剑。那是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拼尽全力的去战。
  最终倒下的,是雷狮。
  『真么想到啊……我…会输给你……咳咳……嘶——被剑刺穿这么疼啊……』
  安迷修抱着雷狮,他的血染红了安迷修的衬衫。当安迷修的剑刺穿雷狮的时候,安迷修感到心像是被撕裂一样的疼,听到雷狮说疼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哭了,眼泪滴在了雷狮脸上。雷狮艰难地伸出手为他拭去泪水,吻了他。
  『真难看……别哭了……』
  「……嗯……」
  『……永别了…安迷修……』
  「我爱你!雷狮!」
         雷狮的身体在消散,他扬起了笑容。
  我也爱你,我的骑士。
  雷狮这个存在,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了。安迷修不断低喃着。
  「雷狮……我爱你……对不起、对不起……」
  他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道歉。他除了道歉什么都做不了。安迷修永远也忘不了他的无力,忘不了雷狮给他的吻。
  此刻,泪静静地滑落,但安迷修依旧笑得温柔。
  “那……您会后悔爱上他吗?”
  “不,我一点都不后悔。”
  安迷修看着侍者微笑,泪珠滑落。
  那是侍者第一次看到神使的眼泪。那眼泪是那么让人心疼,同时也是那么坚强。